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从遇见到再见,火箭少女101的毕业同学录

毒眸 2020-06.23

文| 龙承菲

编辑| 吴燕雨

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遇见再见火箭少女101#话题页面的倒计时,走到了“02天03时53分24秒”。

这是火箭少女101解散的倒计时。这个历时两年的限定女团,最终迎来了散场的前夜。

尽管从她们成团的那个夏天开始,大家就都知道这个女团终有走到解散的一天,但当他们看到火箭少女101成员们集体把微博头像换成了整齐的火箭与旗帜时,大家仍然惊诧于这一天竟来得如此之快。

因为疫情影响,大型演唱会无法举办,原定的解散演唱会也将以告别典礼的形式在6月23日线上播出。

大多数开始了倒计时的粉丝们,也陷入了一种复杂而矛盾的情绪中——一方面他们盼望着爱豆走向新的发展阶段,另一方面,他们也为团体的解散感到惋惜,况且爱豆离团之后的发展尚不明朗,不少粉丝只能给予美好的祝愿。

对于他们来说,火箭少女101带来了两年的陪伴;对于成员自身来说,火箭少女101给了她们出道后第一个机会和归属;而对于国内的偶像行业而言,她们书写了国内限定女团最基本的运营思路和行业定位,以一个开拓者的姿态为行业注入了新鲜血液。

而从粉丝到行业本身因她们而产生的评价和改变,又在最终都汇聚成了一部属于火箭少女101的毕业同学录,勾勒出“中国第一女团”在这2年间的成长。

火箭少女101同学录·陪伴的粉丝

在一档团体竞演节目的前采中,当被问及为什么要来到这个节目时,杨超越回答:“我们是第一批踏出这一片脚印的人,第一个十一人的女团。”

作为国内第一个限定女团,在《创造101》之前,国内大众对于女生偶像团体的确知之甚少。

尽管在火箭少女101出现之前,国内市场曾一度把2016年誉为“女团元年”,但那年浙江卫视播出的《蜜蜂少女队》和复播的《超级女声》一同走向了无声无息;背靠上市公司的1931女团也在2017年底宣布解散,唯一幸存的似乎只有SNH48。而在今年选送成员参加平台选秀之前,拥有几百名成员的SNH48,出圈的成员却是寥寥无几——可以说,在火箭少女101之前,国内属于女团的粉丝文化还尚未开启。

在节目中期跟上进度的L向毒眸细数了她追星多年来买过专辑、看过演唱会的艺人、团体:孙燕姿、五月天还有苏打绿。但这位近两年追满了火箭少女101线下见面会、演唱会的粉丝,却是第一次追偶像团体:“没有,之前从来没有过。”

L坦言自己当时对女团偶像的印象还非常局限、停留在2005年的《超级女声》时代,甚至她在最初在网络上接触《创造101》时的印象也不是太好:“那时候看到有些营销号在转一些‘女生多的地方就是勾心斗角’之类的言论,当时就觉得,不太是我想要了解的东西。”

另一位同样几乎追了所有线下活动的粉丝燕燕,在“入坑”火箭少女101前也从未接触女团偶像。从大学时代开始追星的她,主要关注国内的“小花”圈(即年轻女演员),上一个偶像喜欢了8年。接触女团偶像类爱豆,也是头一遭。

也正是如此,《创造101》大火的那个夏天,唱跳女团这一几乎全新的形态一夜爆火,正式走进了国内大众的视野。因为3A初舞台、“菊家军”、甚至对杨超越唱跳实力和名次质疑声的好奇,无数观众就此“入坑”,被某一个舞台、一个女孩甚至一句话打动,最终找到了自己pick的小姐姐,成为了国内国民女团偶像的初代粉丝。

燕燕就是因此成为了吴宣仪的粉丝:在初评级的舞台上,身材纤细高挑、长相漂亮、唱跳都很优秀的吴宣仪一下子抓住了她的目光,从节目到成团后,她一直one pick吴宣仪。L也是因为在节目中被赖美云的模仿秀所吸引,开始“考古”她参加节目之前的经历:“她原来的团几次都濒临解散,但她一直都在坚持,想去舞台上唱歌,这种坚持追梦的过程很打动我。”

吴宣仪

而同样从赛时开始追着节目的小菜,则在最后的成团之夜变成了火箭少女101的团粉:“虽然说节目有很强的竞争性,但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一群女孩在追梦,到决赛的时候就已经是谁能拿到那个位置都挺好的,谁出道了都还是会喜欢这个团的。”

这种“团粉”“唯粉”的身份差别,构成了国内女团粉丝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节目通过点赞数量来决定最终排名,大部分粉丝在赛时都会将其他选手视作竞争对手,赛后成团也很难扭转观念,而团内人气的差异,也会导致排名靠前的成员的粉丝不那么热衷于参与团体活动,甚至队内不同的唯粉会产生摩擦。

“(火箭少女101)还是会有一些粉丝之间的争吵,”小菜坦言,“而我是11个人都喜欢,他们吵的时候难免会攻击到成员,就会有点影响我的追星体验,所以我一般会选择刷到扫一眼就不去看了。”

对于粉丝之间的争吵,L和燕燕都表示确实会有这样的问题,但对于L来说,粉丝圈内的争吵只是粉丝的事情,并不会影响到她对于其他成员的看法:“赖美云喜欢她们,赖美云在这个团里,很喜欢她的这些朋友,那么相应的我对她们肯定也是会有一定的好感的。”

况且对于唯粉来说,他们也并非不认可火箭少女101这个团体的价值。L告诉毒眸,决赛夜当晚宣布赖美云出道的那一刻,她“一下就哭出来了”:“我不想让她再回原来的团了,她应该去发光发热去到更远的地方。”

赖美云

燕燕也表达了她对于团体的认可:“没有《创造101》没有火箭少女的话,吴宣仪她们这种海外的女团成员,其实是很难被国内这么多观众、粉丝看到并喜欢的,所以其实我还是挺感恩《创造101》这个节目,也觉得她能够成团出道,在火箭少女101这样的女团品牌下面,也是非常幸运的。”

这些被节目吸引和转化而来的团粉和唯粉,在竞争共存的关系中,迅速组成了规模庞大的偶像女团粉丝群体。粉丝们分工明确,有秩序地进行打投、拍图和应援,对偶像表达自己的支持。纵然会有摩擦,但大大小小的粉圈普遍呈现出凝聚力、购买力强的特点——火箭少女101成团后发布了团体数字EP《撞》、周年团专《立风》及其先导EP《犟》,成团以来音乐作品总销量已经超过了5000万。

而粉丝生态养成的过程中,沉浸于其中的粉丝为了更好地支持自己的爱豆,也学会了很多的技能。L在追赖美云的过程中学会了很多技能:“我学会了剪片子、做手幅、写文案吹‘彩虹屁’、拍视频,然后因为我们要做应援,还学会了跟广告商厂商场地之类的各种谈判,线下活动要现场组织应援,学会了活动策划。”燕燕也表示在广州演唱会当天她忙前忙后地布置线下应援和灯牌,虽然十分忙碌,但“很有成就感”。

这种改变的源头,或许都来自于火箭少女101的团体或成员个人带来的陪伴。“相对来说她们就像是我的一个象牙塔一样的存在吧,你能看到她们努力了,其实还是都会有收获,放在自己身上来说,就会觉得让自己心情好一点,”小菜告诉毒眸,她在很多次线下演出都参与到了应援活动,并经常需要通宵做图、准备,“我每次给她们送花牌,其实都只有一句话,祝她们星途璀璨,前程似锦,希望她们发展得越来越好。”

火箭少女101同学录·成长的偶像

618晚会的录制间隙,徐梦洁面对着队友们准备的蛋糕许愿。“第二个愿望,希望我们火箭,”她顿了很久,才轻轻地说,“身体健康。”

这段静默的停顿,或许是意识到告别时刻迫近的恍然与不舍:纵使在成团的第一天就明白终有解散的一天,纵使身边各种各样的倒计时都在提醒着她们,但等到真的意识到了这一天近在咫尺,还是会生出一种恍惚的情绪。

无论外界如何猜测评判,对于偶像们自身来说,火箭少女101这个团体终究是她们在这2年间的一处归所,而隶属于火箭少女101的这2年,同样是她们得到机会、得到成长的宝贵时间。

在火箭少女101成团之前,段奥娟只是在抖音上录下自己唱歌视频的女学生;赖美云、紫宁、傅菁和徐梦洁还在镶满大镜子的舞蹈室里练习,等待新的可能来临的通告;而杨超越也还在辗转于漫展和直播间……

共同经历了那个夏天后,成团的11个女孩一起成为了国内偶像行业里的第一支本土限定女团。这一切的变化都来的很快,她们也变了很多。

在异国他乡奋斗、寡言少语的女孩们,逐渐在2年的相处中敞开了心扉。在火箭少女101成团初期的练习中,因为语言壁垒,泰籍成员李紫婷只能标注拼音学习歌曲,性格也被队友评价为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但经历了2年的练习和相处,李紫婷在《我们的歌》中首度尝试粤语的舞台《傻女》收获了109万的B站播放量;在《横冲直撞20岁》第一季中,李紫婷担当起了外交官的职责去和商贩沟通砍价,旅程结尾也被孟美岐提出变得开朗很多,“特别为她感到开心”。

在海外的游子归国,走到了更重要的位置,也担当起更重要的责任。原先在海外女团出道的孟美岐和吴宣仪,在海外其实少有站到舞台中央的机会,而作为中心位出道的孟美岐肩负了更多的责任——她变得更为沉稳大气,面对一些原来几乎不需要考虑的对外发言采访,也提高了相应的语言应对能力。除此以外,孟美岐和吴宣仪有了更多除舞台以外的机会——两人分别担纲了电影《诛仙》和剧集《斗罗大陆》的女主角,而这是原本她们几乎不可能去尝试的领域。

孟美岐出演电影《诛仙》

几乎没有受到过专业训练的素人,也蜕变成了舞台上耀眼闪烁的偶像。在节目中初登场时穿着校服、尚显青涩的段奥娟,跳舞会感到害羞,也不习惯面对镜头。而在成团之后她努力练习跳舞,面对镜头时也不会怯场,甜美可爱的笑容就像一个最为标准的少女偶像。

即使是一直被诟病实力、话题不断的杨超越,曾在采访里坦言对于舞台有恐惧和心结,但也一直没有放弃努力。一位火箭少女101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毒眸:“超越在广州演唱会彩排的时候基本上一直在练,可能别的成员在一边坐下来休息了,她还是一直没有停下来。”

而团体生活也让女孩子们从陌生走向熟悉,并学会了如何在集体中相处和配合。第一季《横冲直撞20岁》中因为行程进度在沙漠中争执的Yamy和Sunnee杨芸晴,在一年后的第二季大团综中“旧事重提”。“其实我们两个私底下没事就没事了,但是播出之后我有看到很多评论,有说你不对有说我不对,有说我们团不和,我当时就想说,为什么要吵呢,”Yamy说,“可能因为一个吵架,就是会有伤害到人,其实我当时挺过意不去的。”而Sunnee也表示“都是小事”,两人最终握手言和。

《横冲直撞20岁》

这或许也应该归功于运营者的有意为之。在去年的采访中,毒眸了解到,火箭少女101的运营团队在成团后与每一位成员都沟通过对于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划,之后在保障团体的基础上,为未来的发展做出储备,而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也将这2年比作了每一位成员的“研究生阶段”,希望她们在这2年内在各自的领域都有所成长。

于是,11个女孩子们在集体中的磨合与成长,最终汇聚成了对外的、和谐统一的力量。解散前夕火箭少女101录制了《皇后与梦想》的练习室版本,最终呈现了流畅的走位和整齐的舞蹈,也受到了广泛的好评。一天后的解散虽然意味着各奔东西,但女孩子们也将继续带着火箭少女101的印记和精神,持续地走下去。

火箭少女101同学录·进化的行业

成团之夜当晚,注视着吴宣仪出道的燕燕,其实对于团体是有所期待的:“因为节目几乎是全民选秀,热度很高,而且腾讯也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当时也承诺了很多的资源,我们对于她们未来的发展其实还是有一些展望的。”

只是让很多粉丝没有想到的是,在国内偶像团体市场几乎零基础的产业环境下,作为开拓者的火箭少女101,出道成团后仍然走得跌跌撞撞

2018年8月初,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将退出火箭少女101,而腾讯方面也在之后就此发布声明,称一直在积极和两家公司协商但对方坚持解约,将对两家公司的违约行为提起诉讼。

毒眸往期文章《专访孙忠怀:“比起爆款,腾讯视频更看重作品的标准线”》中曾提到,这场归队风波闹得满城风雨,而各方就三人的归队事宜展开磋商的那一晚,被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 CEO 孙忠怀形容成“2018 年最有压力、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天”。经过持续的协商和谈判,在8月中旬事件得到解决,三人归队,火箭少女101才最终得以成团。

孟美岐

这种情况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第一次。一位资深媒体人告诉毒眸:“在这之前没有人知道本土的经纪环境下,这种限定团的合约它的细则,包括商务、活动、经纪约等。而成团后,如果和原经纪公司发生冲突应该怎么办,火箭少女101算是给行业提供了一套模板,再做限定团就应该按照这个模式来走。”

但是最终乐华、麦锐和腾讯达成了一致,为了火箭少女101这个一起打造的产品共同努力,也完善了限定团的玩法:原生经纪公司通过将艺人和话语权让渡给平台方进行置换,由平台方为艺人整合撬动更大的资源,助推艺人的成长和商业价值的提升,并且得到艺人在限定团活动期间商务代言、活动通告费的分成。

“这对于经纪公司来说基本上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事情。”上述媒体人提到。一方面,成团期间,腾讯视频和哇唧唧哇为火箭提供了很多资源,成员本人在这几年里曝光度和商业价值都有所提升;另外一方面,限定团结束后,原经纪公司也能更好的将人气和资源承接过来,并且一般在成团后原生经纪公司会和成员重新签约,就算发生艺人流失的情况,还能尽可能地收回损失。

在去年《创造营2019》总决赛前毒眸的采访中,马延琨也告诉毒眸,节目后与各原生经纪公司签订的合约,也“在去年的基础上更加严谨了”。

同时,火箭少女101的团体运营风格和定位,也为国内的女团市场提供了一个范本。

这对于哇唧唧哇来说并不容易,毕竟此前在国内是没有国民女团运营的“作业”可抄的。在之前的采访中,龙丹妮曾对毒眸提到,照搬国外的舞蹈、服装造型甚至女团模式,做得再好也是对其他成熟市场团体的效仿:“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做自我风格的产品。”

而由于男团、女团的粉丝属性存在天然差异,相比于男团的粉丝构成,女团的粉丝组成往往更加广泛,这也让女团更适合向国民度高的“出圈”方向运营——这也成为了火箭少女101运营的主要方向。从目前的成果来看,火箭少女101的团体定位,便闯出了一条本土化国民女团的路,在下沉市场和偶像审美中得到风格上的兼容。

这主要体现在她们的音乐作品上。一位知名音乐媒体人认为,火箭少女101的音乐作品整体风格还算在偶像音乐的范畴,以舞曲为主,但是歌词会比较“接地气”,而这是她们歌曲企划的一大特色,也是公司基于商业考虑做出的平衡。根据FUNJI欢集的统计,一共有33首限定团的团歌在全民K歌中翻唱次数超过10万,而火箭少女101的歌曲几乎占据了其中的一半以上,两个版本的《卡路里》和《Light》更是断层包揽了前三名。

另一方面,对于团体而言,如何兼顾团体和个人的发展,也是一大难题。而从火箭少女101的运营效果来看,在这方面的确可圈可点:在保持了持续建立团体品牌的同时,她们也保持了成员个人富有特色的发展规划。

这从粉丝的评价中不难看出,燕燕便对毒眸评价道:“没有哪个团体的团资能够像火箭少女101团资这么好”。而其中尤为突出的是两季《横冲直撞20岁》,在国内团综市场一度局限于拍摄成员的生活起居、日常玩乐时,首度开创了大投入、综艺化的拍摄方式,第一季跨越沙漠雪山的冒险题材也主要面向大众而非粉丝。并且从第一季刚成团时让成员们相互了解,到第二季解散前让已经熟悉的成员们探寻过去、深化感情,形成了完整的情感链路。“我觉得大团综应该是火箭少女101很具有代表性的一个作品,”她有些惋惜地说,“如果时长再长一点就更好了。”

而对于个人的发展,火箭少女101的运营方也没有完全取缔,反而是按照每个人的特长进行了相应的路线规划。在去年的采访中,龙丹妮就对毒眸提到了火箭少女101的运营方针——根据她们个人的特色,还原她们本来的样子,立体地表达出去。

影视、音乐多元发展的孟美岐,已经出演了电影《诛仙》、参加了演技类综艺《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并推出了已经达到双钻石唱片认证的EP《犟》;选择偏向综艺、影视的吴宣仪、杨超越和傅菁,陆续参与了《口红王子》《心动的信号》等综艺的录制和《斗罗大陆》《仲夏满天心》《且听凤鸣》等剧集的拍摄;主要发力音乐方向的段奥娟、Yamy、赖美云、张紫宁、Sunnee杨芸晴、李紫婷、徐梦洁,也都演唱了《陪我长大》《清平乐》《不哭》等影视OST,其中不乏电影《悲伤逆流成河》《快把我哥带走》、网剧《长安十二时辰》等热门作品……

段奥娟

这种兼顾团体和个人发展的运营方式,让火箭少女101的成员在解散之后,在相应的发展路线上能够有一定的基础打底。而大部分接受毒眸采访的粉丝也都表示,会在火箭少女101解散之后继续支持自己爱豆的发展,希望她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如果未来还会有以火箭少女101这样的身份11个人再聚首的话,我肯定也会关注的。”L说。

无论如何,火箭少女101终究经历了成长的2年。从成团到解散,火箭少女101在这两个时间段所演绎的《rocket girls》和《皇后与梦想》,似乎也恰好是她们自身蜕变的写照——她们完成了对粉丝的陪伴和自身的蜕变,也带领着整个行业不断成长,成为了供后人比较和超越的一面旗帜。

这本由粉丝、偶像和行业共同谱写的毕业同学录,也将在明天被翻到最后一页。看客们坐在屏幕前,像两年前那个沉浸着汗水与泪水的夏天一样,期待着火箭少女101带来的盛大告别,并看着她们挥别过去,再度启程。

就像孟美岐说的那样:“时间是可以被限定的,但是我觉得舞台和梦想,是不会被限定的。”

关注“毒眸”,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