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一起去演戏,撕番到砸锅

娱乐硬糖 2020-06.12

作者:吴力值

编辑:李春晖


电视剧《青簪行》的撕番大战愈演愈烈。

去年该剧尚未官宣时,仅是传出杨紫、吴亦凡搭档出演的消息,双方粉丝便已互相嫌弃,黑图黑料黑称全部砸了一遍。

2019年10月30日,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共同出品的电视剧《青簪行》正式官宣,“撕番”大战也正式拉开帷幕。

杨紫粉丝认定:《青簪行》原著是女频小说,改编后自然是大女主剧,杨紫又是收视保证的电视剧小花,女主是一番无可争议。

吴亦凡粉丝则认为:凡凡是电影top小生“下凡”演电视剧,票房实绩24亿,自身又是顶流。凡凡必须一番,连“平番”(即男女主署名平均对待)都不能接受。

开拍7个月后,6月3日,电视剧《青簪行》发布首款人物海报,番位之争战果明朗化。双方粉丝各自从海报名字的高低、面积占比、构图结构证明自家爱豆才是一番。明明是男女主两个人的电视剧,两边粉丝却坚持要划清界限,一边说是大女主,一边说是大男主。

6月6日晚,杨紫在微博正面回应撕番争议,“近期我们的剧又因为戏外被大家讨论。很多不该有争议的事情变成了争议,很多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又成为了问题,剧本、番位、宣发甚至我回家做检查都成为了问题。网上对剧对剧组的负面评价越来越多,让我无法再沉默。”

虽然杨紫将剧本、番位、宣发归为“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但显然,在《青簪行》上,共识从未真正达成。

而从各大剧综已经绞尽脑汁用姓名字母排序等来处理番位问题仍免不了三不五时被粉丝“撕番”来看,这个共识,怕是不容易达成。

薛定谔的阴阳剧本

撕番事件频发到让人提不起八卦兴致,《青簪行》的吃瓜优势在于发展了新故事线——“阴阳剧本”。

有网友爆料,《青簪行》剧组搞"阴阳剧本"。杨紫和吴亦凡作为主演,一人一份剧本,双方粉丝在网上放出的通告单剧情完全对不上。

不仅如此,剧组还将一部剧“拓展”成两部剧,男女主拍完后,通过后期剪辑,分成上部《青簪行》和下部《天河兴》。《天河兴》就是为吴亦凡“量身打造”的大男主权谋戏。

消息一经传出便获得了极高的讨论度,#青簪行阴阳剧本#的话题词的阅读量不断攀升。目前该话题的阅读量已达到4.8亿,讨论量也超过了65万。

撕番还是演员团队之间的事,剧本则直接涉及最终剧集呈现质量,问题性质立刻变了。这会让普通观众对剧集本身产生巨大怀疑,还在拍摄,就有了一个负面印象,这是争食到砸锅的架势。

不过,也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阴阳剧本”存在的可能性较小。贵圈最爱发言编剧汪海林在知乎回答问题时表示,编剧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因为“增加工作量又不加钱”。

“筹备初期,公司在说服某些大牌时可能会调整一下个别场次,专门为某演员写个假剧本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也是有成本的。忽悠演员你是一番,这是谈判中经常发生的。”

另一位影视从业者对硬糖君表示,《青簪行》被爆出剧本中有不少“飞页”。这或许才是造成剧本变动、甚至有大男主剧和大女主剧两种说法的主因。

剧本飞页,是指在拍摄过程中有些场次并没有具体剧本,边拍边写,随时补充情节的情况。王家卫的很多作品就是在剧本飞页的情况下拍摄的。

但更多时候,国产剧的飞页,诞生的可不是王家卫式的天才之作,而是给注水、加戏、魔改留的口子。

杨紫的上一部古装剧《香蜜沉沉烬如霜》,显然就存在这种情况。该剧后半段剧情急转直下,注水又作妖让不少粉丝弃剧甚至回踩。

当时,《香蜜》编剧张鸳盎发长微博承认剧集注水,称原本提交的剧本是36集,在片方要求下加长为43集,最终又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到63集。与此同时,又有“主演档期不足,因此只能给男二加戏”和“男二独得恩宠,片方私心加戏”两种说法流传。

不论内部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古装剧魔改、注水、烂尾,早已消耗了太多的观众耐心。不管《青簪行》是“阴阳剧本”还是“飞页”,这种观感一旦广泛传播,对剧集口碑都是巨大伤害,这应该也是杨紫粉丝一方忽然又不再坚持“阴阳剧本”论点的原因。

功夫在戏外

“番位”概念来自日剧,戏份最多、和主旨关联度最强的就是“一番”,第一主演。但在日剧产业中,“一番”还体现在责任上,需要扛起收视重任,对广告商负责等等。

当舶来品“番位”概念和内娱粉圈文化融合,番位和责任无关,只和“排面”有关,象征着一个演员在片中乃至行业中的地位。

“一番”,在片头、片尾名单和各类宣传物料中占据最重要位置。一番破10亿和二番破10亿,在饭圈话语里待遇大不同。

撕番的盛行,和粉丝在娱乐产业话语权增大直接相关。粉丝要求直接参与到造星运动中,但娱乐产业内部流程复杂,外部人士能直观看到的,无非是番位、代言、杂志封面,这些东西的价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最重要的内容质量反而因为各花入各眼,缺少量化标准,被舍本逐末了。

当然,此前撕番的也不少。只是发生在明星团队之间,并未由大众舆论主导。

2008年,周迅、赵薇、陈坤、甄子丹共同出演的《画皮》(排名不分先后),因为赵薇、周迅的番位之争产生了一个有意思的绕口令:

“周迅团队方面希望自己的名字排在通稿的第一个,赵薇团队方面表示自己的名字不能在周迅的后面,陈坤团队方面的态度是自己的名字可以在周迅的后面,但不能在赵薇的后面。”

二女争番,甄子丹得利。最后的结果是,无论是海报还是片头片尾,甄子丹都在首位。搜索“画皮番位”,至今依然可以看到“为何一番是甄子丹”的讨论。

这是双女主撕番,到了流量时代,《盗墓笔记》则留下多起双男主撕番的经典案例。

2015年,网剧《盗墓笔记》上线,李易峰与杨洋的粉丝撕得火热。但当时李易峰凭借《古剑奇谭》已经跻身顶流,杨洋热度相对较低,结果不言自明。

2016年,盗笔衍生剧《老九门》播出,陈伟霆与张艺兴的粉丝用藏头诗、微博内涵的方式开撕,最后剧方以平番的操作结束了这场战斗。

同年,鹿晗、井柏然主演的电影版《盗墓笔记》,将盗笔双男主撕番真正推向高潮。

从官方海报开始,流出的发稿须知、井柏然经纪人放出的聊天截图,再到粉丝互呛、应援的排面大小,双方撕得不亦乐乎。不过,四年之后,已经鲜少人提起到底谁才是这部电影的一番。毕竟豆瓣评分只有4.7分的电影,很难被观众长久地记得。

双女主或双男主争番,还算能理解。然而随着撕番愈演愈烈,男女主角也开始要争个高下了。

男女主戏里你侬我侬,戏外却争个头破血流。前有《醉玲珑》中刘诗诗和陈伟霆的粉丝寸步不让,后有《青簪行》未拍先撕。一想到两位主演其实是这种对峙关系,简直让人连戏都没法好好看了。

撕番究竟能为作品本身带来什么?前期通过撕番带来的热度,是否会给剧作带来长尾伤害?如果收视率或票房不佳,争番的艺人及其团队是否能承担起责任,还是选择神隐?

有热心网友建议,干脆一番演员对剧收视率和平台播放量负责,戏播不好,那片酬尾款就别要了。真是个好建议。

古装大IP的“文艺复兴”

古装大IP剧和主攻这一剧种的流量艺人,经历了一轮古装IP剧调整和个人转型尝试,目前又纷纷呈现回归之势。从《青簪行》看,片方的攒局思路也基本没变。

据说《青簪行》是先定了男主吴亦凡,这也让吴亦凡粉丝在撕番时更有底气。流量鲜肉是古装大IP剧的灵魂,这也是从成功的《古剑奇谭》到不怎么成功的《择天记》一以贯之的古装大ip剧组盘思路——拍给女性看的,男主自然要养眼。(至于吴亦凡是否养眼,这里说得是剧方想法,不代表硬糖君个人意见)

该剧女主曾经属意过不少人,吴谨言、杨超越都曾在备选之列。杨紫在《亲爱的热爱的》之后,事业再攀高峰,却依然回到了古装剧的赛道。或许是影视寒冬,可挑的活儿不多。也或许古装IP剧是安全牌,毕竟《香蜜》也算她的翻身之作。

和杨紫做出同样选择的人不在少数。叫好不叫座的电影《动物世界》、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电视剧《我在北京等你》之后,李易峰搭档新晋小花陈钰琪,开拍12年前的大热小说《镜双城》。

同样凭借《古剑奇谭》大热的陈伟霆,则与《古剑》老搭档杨幂联袂主演《斛珠夫人》。当年的男四逆袭,终于与女一成为了官配。

赵丽颖复出后,搭档王一博出演《有匪》;迪丽热巴的《三生三世枕上书》第一季度刚播完,紧接着就搭档吴磊进了《长歌行》的剧组……

古装剧演员的回归,给了偏爱古装的观众们更多选择。从整个市场看,无论是已经播完的《庆余年》《锦衣之下》,还是腥风血雨体质的《青簪行》,古装IP剧也算找回了一些存在感。

由于政策的监管调控,2019年古装剧的产出严重缩水。2019年备案的所有电视剧中,当代类型题材占比为72%,去年同期为59%;古代题材则从2018年的15%减少至7%。

2020年,从各大影视公司的影视项目备案上来看,华策影视重点项目有14部,其中古装剧只有3部;擅拍古装剧的慈文传媒,2020年预计开机的14部项目中,只有4部是古装剧。

但从单品体量和话题度来看,古装剧仍是市场王者。2019年既有击穿圈层壁垒的爆款剧《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陈情令》,也有在圈层内部引起大量讨论的《东宫》等中等体量古装剧。

像《青簪行》《皓衣行》《有匪》这样从筹拍就能一直上头条的,你想想,还真是古装剧才有的排面。

关注“娱乐硬糖”,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