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独家| 吴曼芳:电影学院学生不拍网络电影是伪命题

第一导演 2020-06.06

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

好久没做系列策划了,今天,开一个。

第一导演(ID:diyidy)将针对2020年网络电影发展前景,做一个系列大佬追访

采访对象包括网络电影三巨头,即三大平台的决策者——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CEO杨向华,阿里影业副总裁李捷,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

再之后,我们可能还会探一探头部网络电影公司,淘梦、新片场、奇树有鱼,等等。

角度中立,态度严谨,希望能给行业带来启发。

但这今天的头炮,并不是一位网络电影创作者,而是一位真正的幕后推手——吴曼芳

“我不赞同所谓精英与多数群体之间的对立关系……不是说受教育程度不高就没有资格欣赏电影。”

“没有任何一个导演敢说自己下一部作品没有可能在市场面前折戟沉沙。通过网络电影展示自己的才华,这有什么不科学的。”

“我认为如果张艺谋陈凯歌愿意来(拍网络电影),没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

身为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院长,吴曼芳很少接受采访。但今天接受采访,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会长。

能理解,一般身上挂着“院长”两字的,都很难说话。尤其是说一些需要你下决断的话,说了后容易被拿去放大做文章的话。

但吴院长,并没有。

尽管她外表雍容恬然,举止温雅娴静,讲话轻声细语,但内心却有着非常明确的坚持,采访过程中,她完全不附庸他人的想法,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和态度。

吴曼芳,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院长

回到正题,采访吴院长,一是因为她的教学身份,于冬、吴宏亮等行业内响当当的头面人物都是从北电管理学院里出来的,而且诸多后起之秀更直接出自她的门下;二是她直接推动了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的成立,而这个委员会又联合优爱腾三大平台,将中国网络电影从舞台边缘扶到了聚光灯下。

我们今天讨论的,就是从院校学术方向如何理性看待网络电影在中国的发展它的争议点,它的“受歧视原则”是什么,怎么解决。

在吴院长看来,学生们都知道网络电影质量问题出在哪,她还很遗憾,疫情明明推了一把中国网络电影,但好时机没有等到更好的作品。然而,吴院长没有从任何一个角度否定网络电影的存在。

“尤其是野蛮生长的那个时期,有一些作品品质有待提高,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于网络电影这个形态的支持和看好。”

网络电影在2020年疫情期间得到极大的发展,第一季度的票房前30位共分账4.3亿;前4个月,有30多部电影票房破1000万。五一档三天,4部网络新片拿下5000万票房,其中还有在豆瓣平台拿到近7分的作品。

从没说网络电影能让从前传统电影受众发生高度聚集的效果,但在这段日子里,这个平台能发挥的优势得到提升,适合更广大的导演新生观摩成长,有机会在这里修补“后浪”的短板。

“电影学院的学生向往传统电影,但并不排斥网络电影,相反,网络电影的出现给学生们提供了更多展示自己的机会,在机会面前,我相信很多人还是愿意主动去拥抱它的。”

有朋友开玩笑说,吴院长是“网络电影之母”,她抿嘴拒绝这类花式吹捧,但你要说她一直为诸多身怀梦想和才华的青年电影工作者寻找创作出路,铺垫创作环境,这点没有掺假。

“现在我更认同的是网络电影中国电影业的一个重要部分,它与院线电影同等重要,是电影行业的另一个发展方向,而不再是院线电影的补充。”

“疫情使得流媒体对于电影观众的收割进程大幅度加速,开弓难有回头箭,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了,传统电影行业工作者此时一定要打开艺术之窗,去悉心感受科技世界带来的急速变化,否则,即便能赢得了所有人,也会输给这个时代。”

听前辈的大实话,值得入坑。


01

网络电影的早期形态并不妨碍我对它的支持


第一导演:还记得您第一次接触网络电影是在哪一年,看的是哪部电影吗?那时候您怎么评价它的形式?

吴曼芳:第一次知道网络电影大概是2014年,爱奇艺推出这个专题时就向我介绍过了。

作为一名教师和一名电影产业研究者,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值得且有潜力的发展方向,特别是对于有才华但是还未能得到市场检验的内容创作者来说,比如我们学校毕业不久的学生,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示自己的平台。

2014年爱奇艺上线的部分网络电影

第一导演:2000年前后,央六开始播放很多电视电影,甚至给电视电影独立颁奖,您觉得,那是不是在互联网大潮前,和现今网络电影同等思路的电影形态?

吴曼芳:两者有一定相似之处,都是对传统意义上的电影在放映形式上有所突破。

但是电视电影与网络电影差别也很明显,一个是收视率,一个是付费点播,其实是商业模式上的本质差异

《陆小凤传奇》系列

第一导演:您对网络电影的态度是一如既往,还是在某个时间段从“坏印象”有所转变?

吴曼芳:我不能否认有一些网络电影,尤其是野蛮生长的那个时期,有一些作品品质有待提高,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于网络电影这个形态的支持和看好

第一导演:如果网络电影要拿出一个标杆,您觉得应该是哪部作品?

吴曼芳: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电影作品,各种题材琳琅满目,很难说以什么为标杆,特别是网络电影,现在正处在震荡上升期,好的作品永远在以后。


02

不是说受教育程度不高就没有资格欣赏电影


第一导演:北电的教学标准一直是电影大师导向,但是在影院市场形成之后,学校内部本身是不是已经形成了观念的矛盾,一个是此前的大师向,一个是市场向?

吴曼芳:我不认为大师和市场之间存在必然的矛盾,艺术的根基来源于人民,电影市场因人民的需要而蓬勃发展,电影学院从来,今后也不会以创作人民看不懂的电影的人才为培养目标。

第一导演:那么您第一次向学生介绍网络电影这个产业,是在什么时候?当时您的主要态度和目的是什么?

吴曼芳:应该是 2014年我了解到爱奇艺开始做网络大电影的时候,我就和我的学生分享了。

我们当时进行了讨论,大家都比较一致地认为这可能是未来电影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之后,我在很多时候也鼓励学生去尝试拍摄网络电影,因为它相比短片,更接近传统电影,并且商业模式十分清晰。我认为对于教学、实践、人才培养来说都很有价值。

第一导演:当时学生的态度整体是怎样的?有没有和学生发生学术上的激烈的矛盾?

吴曼芳:我接触到的学生态度还都是比较积极的,他们都知道网络电影质量不行,问题在于不专业的创作团队,同时很早就意识到了网络电影的发展需要一个周期和一些时间,平台和网络放映本身其实是一个趋势。

我们的很多学生更多还是关心创作和作品本身

第一导演:如何向学生理性传递网络电影的概念?这里有没有什么话术技巧?比方说,要考虑到就业的现实情况。

吴曼芳:电影学院的学生向往传统电影,但并不排斥网络电影,相反,网络电影的出现给学生们提供了更多展示自己的机会,在机会面前,我相信很多人还是愿意主动去拥抱它的。

第一导演:在就业导向上,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现在在您心中的比重是多少?

吴曼芳:就业方向更多是在学生的选择与自身的机遇,在我心中无论是网络还是院线,我都会支持他们的选择。我认为好的内容不应该限制于放映形式。

第一导演:网络电影有一个特殊性,就是它的受众在受教育程度上普遍偏低,但北电学生偏向精英。那根据这个特性,您觉得网络电影在创作上的主动与被动各是什么?

吴曼芳:首先我不赞同所谓精英与多数群体之间的对立关系,除了少数实验影片,大多数电影作品就是为了满足广大观众需求的,电影作为大众的主流文化消费,不是说受教育程度不高就没有资格欣赏电影,只是不同的人对电影理解和感受不尽相同。

所以每一部电影都有适合他和喜欢他的那部分观众,只是基数不一样。作为创作者,你可以选择更加表达自我,也可以选择更加切合观众,或者折中处理,这都没有问题。

2018年网络电影《灵魂摆渡:黄泉》,评分7.1

第一导演:如果一个成绩最好的导演系应届毕业生去拍网络电影,是不是也有不科学的地方?

吴曼芳:没有任何一个导演敢说自己的下一部作品没有可能在市场面前折戟沉沙,电影作为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特殊艺术商品,风险管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部投资巨大的院线电影,不敢冒险去选择一个应届毕业生非常正常,但网络电影的试错空间大,通过网络电影展示自己的才华,从而积累筹码,这有什么不科学的。

第一导演:如果北电的学生真的拍不了网络电影,那这个市场被“非正规军”占领后,会对北电的教学理念有什么影响?

吴曼芳:都是艺术创作者,能者居之。首先电影学院的学生不拍网络电影是个伪命题,只有愿不愿意拍,网络电影的确有自身的一些特别,但网络电影也在不断发展变化,同时艺术创作的根基却都是红花白藕,殊途同归,重基础,强技能是电影学院不变的教学原则。


03

只要张艺谋陈凯歌愿意,他们来拍网络电影完全合理


第一导演:为什么网络电影推不出知名导演?

吴曼芳:这与整个电影行业的生态有关,网络电影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尚不足十年时间。但是我个人认为从网络电影走出来的知名导演很快会有的,并且不会太久。

第一导演:您怎么看网飞(Netflix)的发展?如果把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请来拍网络电影,是一个合理的方案吗?

吴曼芳:网飞的成绩有目共睹,中国的几家互联网平台在各个方面都还有一定的差距。我认为如果他们愿意来,没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对网络电影生态而言是很大的利好。事实上,你可以看到进军网络电影的院线导演已经越来越多。

《孙悟空大战盘丝洞》(2020)导演: 王晶、姜国民

第一导演: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成立的初衷和过程是什么样?两年来,这个委员会对网络电影做了哪些重要的推动?

吴曼芳: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是在中国文联、中国电影家协会领导下,由爱奇艺、腾讯、优酷三大平台共同成立的,主要由网络电影的制作、发行、营销等相关机构及相关从业者组成,我们最根本的想法和宗旨就是促进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健康发展。

这两年多来,网工委其实在围绕引导创作走向、提升电影品质、规范市场行为、专业人才培训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去年我们还在成都举办了第一届中国网络电影周,我们联合爱奇艺、腾讯、优酷三大网络视听平台向全行业发布了五条联合倡议,比如今天我们的“网络电影”这个统一称谓就是从这个倡议中提出的。

第一导演:整体上看,您觉得网络电影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如何?

吴曼芳:可以说疫情给予网络电影一个重要的表现机会。我们看到不少影片分账金额都有所突破,网络电影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满足观众观影需求的任务。

但是比较遗憾的是,我们优秀作品的数量还是太少,没有能够将特殊红利充分和持续地显现出来,这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第一导演:您能看到一个网络电影终极发展形态吗?它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态?

吴曼芳:在当今这个技术创新的大环境下,至少我个人认为终极形态如果被看到了,那它一定不是终极形态。

但是我想说的是,网络电影的发展潜力绝对不容小觑。现在我更认同的是网络电影是中国电影业的一个重要部分,它与院线电影同等重要是电影行业的另一个发展方向,而不再是院线电影的补充。未来网络电影的增长将成为电影产业的重要增量,这点比院线电影更加值得期待。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关注“第一导演”,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