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阅文新管理层推出12项修改新合同,网文行业正在乘风破浪

毒眸 2020-06.05

作者:武怡楠

编辑:吴燕雨


发酵了一月之久的阅文合同风波事件,终于有了新进展。6月3日,阅文发布了新版的合同,对于授权期限、著作财产权、IP改编收益等焦点问题作出了回应。

简单来说,新合同包括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三大类作者合作合同。在基础协议、授权协议下,作者可对每部作品自主选择是否授权及授权方式,并享受不同的权益和资源。

而早在“单本可选新合同”发布之前,6月1日,处于事件中心的起点便发布了公告,宣布免费代币取消,这也就意味着读者拿着免费代币阅读付费章节的情况不再会发生,也是对网文付费生态的一种维护。

看到新合同后,不少作者的态度表示肯定。“阅文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在阅文6月3号推出新合同后,一名作者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从作者的直接反应来看,这场在阅文和作者之间持续了多时的矛盾升级,终于有了缓和。而合同修改方向所指向的,则是网络文学向着更优化方向发展的大趋势。从IP运营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变革,也为行业的良性循环铺垫了一定的基础。

对于新版合同,阅文新任CEO程武表示,“我们收到了数千条高质量的反馈,这是新合同的民意基础。我们决定对有些实施多年的条款做出改革,但这只是我们工作的起点,阅文后续还将通过打击盗版等一系列组合拳去除产业沉疴,与广泛的作家和读者共建一个属于大家的良性生态。”

“听到了我们的声音“

事件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五月初的作家恳谈会上,5月6日,阅文曾在会上明确许诺会在1个月内推新版合同——6月3号,阅文集团新管理层兑现了承诺,发布了“单本可选新合同”,对此前充满争议的旧合同进行了12项修改。

回溯整个事件,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是4月29号作者对阅文的合同提出质疑,随后网文作者纷纷担心起阅文的商业模式、利益分配和自己未来的福利待遇。对此,阅文曾进行了数次公开回应——强调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全面免费”不可能,不现实,还表示继续稳固和深化付费阅读粉丝生态将会是阅文的发展进化的基础。

在5月6日的首场作家恳谈会上,面对大家普遍关心的合同、著作权、收益等问题,阅文明确作家的著作人身权归属作家、考虑著作财产权的授权分级并由作家自行选择;付费和免费书库分类规划,匹配不同的渠道和收益体系,作家自行选择;全勤奖等福利不会取消等。

不过,作者的担忧始终存在最终阅文在6月3号新合同中明确回答了一系列问题——合同选择更灵活,作品授权期限可选;免费还是付费,由作者自主选择;明确净收益如为零或亏损,由平台兜底;明确无论是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作家拥有IP改编版权收益;明确平台不管理作家社交账号等。

总的来看,阅文把更多的商业权利交还给了作家。对此,知名起点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在新合同发出的第一时间就发微博表达了对这些改动的认可。

而关乎作者生计的免费付费之争此前让作者担心平台不经过作者同意就将作品免费开放的条约,也已明确改为,是否上免费渠道由作者自己决定。

对此,有作者表示:“付费/免费也可自选,对我来说很满意……是否上免费渠道也由作者自己选,没人可以悄悄拿作者辛辛苦苦写的东西去搞免费。”

“明确了著作权,明确了版权授予期,这是蛮好的款项。”一位作家对毒眸透露,这次的新合同明显是阅文做出了让步。对此,也有知乎网友认为,第八、九条也可以看出阅文把更多的版权内容留给了作者,作者签约的机动性更强,作品财产权也不是一定要全部赋予平台。

确实,随着事情不断发酵,作家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理性中立的声音。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对不少作者来说,他们可能是被挟持的“沉默的大多数”,在专注优质内容创作的同时,被一些极端的声音代表了——

“(合同的修改)对我来说很满意。在阅文写文已八载,写作平台发展越好,作者才能更好!”“新合同改动不少,几乎算是重做了。”

作者发声(部分)

合同之外,是行业的乘风破浪

除了作者的声音,在舆论层面,此次新合同也引发了不小的讨论。从微博、知乎等网友的态度来看,大家对阅文的新合同也多持积极的看法——网文风波中,微博和知乎是舆论的主阵地,如作家“流浪的蛤蟆”曾频频在知乎发声。

在阅文发布的相关微博下面,就有网友表示了阅文对维系付费生态的重要性,“希望阅文能够守住付费阅读这块阵地,真心不要像免费阅读网站那样爽文中的快餐频出……作者的权益才是最重要的,阅文拿出了诚意。”知乎网友也称“作者最终也成为了作者,而不是平台的枪手。”

合同的种种之外,阅文平台的人在这一个多月的“拉锯战”中,大概更加懂得如何尊重作者的想法;不少作家也在寻求内容创作和商业之间的平衡中,纷纷意识到,在高度商业化的网文市场,很多事情并不是二元对立那么简单。

诚然,从最早有作者在网络论坛发声质疑,到如今的“单本可选新合同”,作者和平台互换意见、表达彼此的诉求,这些起伏都在促进网文质量健康发展,以应对短视频、动漫、游戏等其他娱乐产品的冲击。

更重要的是,随着矛盾逐渐淡化,网文的合同优化,这些都给了整个行业清除沉疴、焕发新活力的契机这不是阅文一家的问题,而是行业多年的积习。而这次风波,更深层的原因是行业也到了需要规范、需要自我修正的时候。

图源:视觉中国

阅文的新版合同,为作者和平台之间的权利平衡提供了一个操作范式:如何听取作家的意见,如何维护现有生态不被破坏,如何做到有效回应。同时,也给行业的规范,带来了更多的想象力。

其实,已经历经20多年风雨的网文行业发展已经日趋平缓,阅文想要为网文找到新的增长点,离不开对IP的耕耘——网络文学通常是国内许多IP的第一个文本,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网文领域也诞生了许多爆款IP,并且得到了不错的开发运营。

IP运营,这也是阅文管理层更迭后的另一个可能。新管理层在IP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程武及其团队,早在腾讯互娱期间,便已成功运营了多个爆款IP。

去年爆火的《庆余年》,就是程武一手操盘,张若昀拿下该剧男主,是在腾讯的会议室给程武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角色阐述之后。不可否认的是,新的管理层为网络文学和阅文带来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庆余年》张若昀剧照

一言以蔽之,作品、作者、网文平台、IP开发,这一系列网文生态长链条的尽善尽美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还在不断的完善。

但无论如何,网文作者与平台之间应该是一种合作、互利共赢的关系。作者通过与平台签约,作品获得了更多渠道的发表和传播,而平台也需要作者不断地去产出内容带来相应的收益,双方如果能够达成合作共赢,能够不断为整个泛娱乐产业链提供优质源头内容。

想了解更多电影资讯和⾏业猛料,扫下⾯⼆维码⽴刻关注“毒眸”公众号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