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独家| 任敏21岁:我害怕听到假话

第一导演 2020-06.02

作者:空山

两年前,陆川去电影院看《一出好戏》,映前广告里有一组其他电影片花。

时长15秒,几个镜头闪过,他几乎立刻做出决定,《749局》里的“双生花”要交给这个女孩——《悲伤逆流成河》的女主角,1999年出生的任敏。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总说觉得很特别。”

两年之后,已经拍完《749局》,并凭借《清平乐》获得大量关注的任敏,仍然不清楚陆川当时的选择。

可能秘诀就存在于“特别”之中。

得出这个结论的过程是有趣的。任敏很忙碌,我们的采访安排在午饭/化妆时间,电话另一端她正在小声吃三明治,正在咕嘟咕嘟喝水,正在回答我的问题,正在悄悄拜托化妆师遮一下自己的黑眼圈。

第一声招呼也是她打的:“姐姐,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我能听到,她的声音带着一点稚气,回答带着一点成熟。

在豆瓣上,观众愿意把她和张子枫、文淇放在一起讨论。她们都有一点特别,不符合某种主流的、固定的审美,没有流水线加工的气息,更率真更自我。

不只是新生代的女演员,似乎整个影视圈的女性都呈现出了新活力。

刘敏涛醉人的《红色高跟鞋》,短发刘雨昕断层C位出道,《乘风破浪的姐姐》未播先红……

经历了几年群魔乱舞、流量至上、审美单一的混乱之后,我们突然重新拥有了特别的她们。

任敏就是其中一个。

她的视线是向内的,而不是向外的。她更希望明确我是谁,我热爱什么、憎恶什么,我的审美是什么。

她害怕工作人员跟自己说假话,她说担心自己的缺点才是自信。

时隔5个月,第一演员的第二期,有请特别的任敏。

*以下是任敏的自述

01

表演最大的魅力是关注自己,各种事情都变得重要了

拍戏的时候,我知道电影表演要收着点,电视剧要放着点,但是我没信这个。

《清平乐》杀青之后,我跟刘钧老师(饰演范仲淹)讨论过,说会不会因为我以前演电影,很多东西给大的特写,我的表演方式会不会跟别人不一样?

他告诉我,可能你觉得这一段表演收着,下一段怎么样,但是电视剧有一个好处是它连贯起来看,包括中间有一些切场,会让你的表演是完整、真实、恰到好处的。

所以我还没有看到具体出现的问题,但是我当时在面对这两种场合,表演方式都是一样的。

其实我没有把方法派和体验派,以及你说的各个国家不同体系的表演分得那么清楚。

在表演上,我是比较在乎结果的人,只要达到当下我要表达的情感,任何方式我都是接受的。

演完易遥之后,确实有很长时间走不出来戏。到现在,我觉得在调整情绪上还是有进步的。

因为《清平乐》的场地,修建完一个棚,要把所有在这个棚里的戏都拍完。然后拆了,建下一个棚。就像仪凤阁,就是我和我的姐姐(苗娘子)生活的地方,可能前面还在给爹爹告张娘子的状呢,然后下一场戏就要哭着跟爹爹说“怀吉是无辜的”。

对现在的我而言,切换情绪好像不需要再特别做什么事情。因为徽柔这个角色太吸引我了,没有拍到我的戏的时候,我也经常会念起剧本里的台词,在酒店自己演,所以可能随时都会切换到她的某一种情绪。

表演最大的魅力,我觉得是关注自己。

比如说你注意到胃,可能是因为今天胃疼你才关注到它。但接触表演之后,关注自己的心情,关注自己的性格,关注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各种事情都变得重要了。

因为你要去找你和角色之间相同、不同的地方,真的需要经常自己跟自己对话,并且成为一件主动去做的事情,对心理都会有比较好的成长。

表演同时也影响我生活的审美和风格,让我更加认识自己。

我经常会有后知后觉的感觉。可能下意识发现,哦,原来我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潜意识或者最直接的反应是这样的。

举个例子,我生活中坐过山车都很害怕,我妈妈愿意去蹦极,我就不愿意,特恐怖。

但拍《悲伤逆流成河》的时候,我不是要跳那个河嘛,在水库里面拍,为了沉下去,脚上各绑了三公斤秤砣一样的东西,我不会游泳,但就是不会害怕。

做完这样的事情才发现,哦,原来我也有大胆的一面,很惊喜。

还有在《清平乐》的最后一场戏,徽柔火烧公主宅,那些都是真实的火,包括我手里拿着的东西也在烧,但我一点也不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这也是表演很神奇的地方吧。

02

你看到的不自信,恰恰是我认为的自信

我很喜欢巩俐和陈冲,这两个是不同的人。

巩俐老师,比如说她走红毯,表达的那种女性自信,以及她接受采访时的那种率真、直爽的气质都很吸引我。

包括她对待角色,她经常会花很长的时间去体验生活,了解时代背景,这是我非常需要学习的,特别是处于现在这样一个时代。

陈冲老师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在微博里翻她写的日记,然后去找她《十三邀》的采访,她提到美颜相机怎么来定义“美”,还有自己在导演的一部电影。

我觉得她们更吸引我的,不只是表演风格,更多的还是她们面对生活的态度,对美的认知。我觉得这对表演有更直接、更深远的一种影响。

别人可能认为我不自信,我觉得每个人对自信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有的演员在表达自信的时候,可能是直接表达出完美的一部分。但是我对自信的理解是,要接受和了解自己没有那么完美的一部分,并且敢表露出来。

我自信或者是接受自己不完美,很多是因为我妈妈。

她是特别尊重我的一个家长,很保护我,也不会像其他家长一样的说隔壁家的孩子怎么怎么好。她就是觉得自己家孩子哪怕有不完美的地方,在她眼里都是好的。

我从小差不多都是跟妈妈一起生活,来北京学舞蹈也是她照顾我。所以妈妈可能明白我的心思,更鼓励我一些。

任敏和妈妈

妈妈是个影迷,我们昨天还一块儿看周星驰导演的《功夫》,她会跟我聊。

看《清平乐》的时候她就有点墙头草,之前看曹哥哥的时候,觉得真的帅啊,这挺好。结果,爹爹不让我跟曹哥哥在一块儿,我妈就说“要是我,我也不乐意”,就突然站爹爹那边了。

我更想介绍给你我们有一个剧《你好,昨天》,就是我妈妈那个年代的故事,一个胡同里面的生活,特别平凡、温馨,是高希希导演的。

那个角色我真的很期待,导演让我们有很多创作,这个女孩儿又比较乐观、质朴的。我也很喜欢的,拍摄过程也非常的幸福。

03

我害怕听到假话,我们的原则是说出问题、解决问题

像徽柔那样出于责任去做不喜欢的事,我可能也会有吧。

我觉得我的本性还是悲观的,就是我悲观地看待这个事情,所以我要乐观地去解决,可能还是会看到正面的影响。

我记得有个问题好像写的是,你害怕自己在这个圈子里变成什么样子的人,我的原则和这一点可以连起来说。

我害怕听到假话。

因为疫情让工作氛围变得有一点乱,演艺圈可能也有一些浮躁,在这么一个环境下,我特别害怕听到自己的工作人员说假话。这是我们共处的一个原则,就是大家可以直接的说出对方的问题。

因为我是从一个没有作品的状态下跟公司、跟同事们一起合作的,所以不像所谓的明星,就是同事和同事之间的关系,有问题说问题,然后解决问题的这么一个过程。

我们也像好朋友,大家都知道对方的软肋,没事儿拿出来戳一戳,挺好笑的。

他们说我吃饭如干杯,给我创一些绕口令,说什么谁越吃越胖越胖越丑,谁胖谁丑谁丑谁心里有数。我也会说他们找不着对象。就是好朋友正常的日常。

至于流量,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我觉得流量跟努力演好每一个作品,这两件事情是不冲突的。

其实流量就是一个数据,代表着更多人关注到你的作品。但这种东西,我觉得强求不来的,对我而言就是把握好每一个角色。

因为评价演技,还是一个一个作品来,可能没有办法通过一部作品就确定她演技非常好,就是每一个角色我都要认真和谨慎地去对待。

其实我还没有演过特别多的角色,《749局》比较特殊,演一个领导,25岁左右。

比较神奇的一点是,剧本在拍摄的过程中改了八九版,到现在剪辑,我也不知道最后是按哪一版播出(笑)

《749局》杀青照

关注“第一导演”,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