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罗布泊神秘事件网大《双鱼陨石》:脑洞够了投资不够,可惜!

电影榨汁 2020-05.20

作者: YOYO

罗布泊、彭加木、双鱼玉佩……

相信大家已经看过很多关于罗布泊彭加木神秘失踪的地摊文。

彭加木失踪前留下的找水井纸条

很多神秘事件榜单都把罗布泊事件列为“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首,足见此事的流行程度。

但因为事件越传越邪,逐渐成为一个禁忌话题,只能流传于民间,登不上台面。

近期,一部低成本网络电影《双鱼陨石》却敢触碰这个禁忌,以罗布泊事件为背景进行改编。

《双鱼陨石》

这部电影既没有明星阵容,也没有高大上的特效,却受到观众的好评。

但在好评之外,观众也表达了对这部电影的惋惜。

原因是电影制作显得极为廉价,道具低劣、场景简单、五毛视效,满屏写着预算不多。

影片的投资完全配不上脑洞,以及罗布泊事件这样一个重磅题材。

本我和自我斗争

电影讲述了科学家杨教授、助理赵青,赵青的追求者、富二代陈甘泉,以及主角下岗工人王得志一行四人前往“罗骨泊”科考。

四人在沙漠中行进了几天准备返程,却遭遇沙暴。

沙暴过后,他们居然在中国的沙漠发现了一艘二战时期德国的U型潜艇(U552)。

更令四人感到惊讶的是,他们在潜艇里还发现了一枚神秘的陨石。杨教授分析了陨石纹理,暂且定名为“双鱼陨石”。

这枚陨石带有特殊的复制功能,能够开启平行时空,并且让无数个平行时空的自己和自己相遇。

双鱼陨石

关于外星神秘“陨石”的噱头在科幻片中并不少见,各种外星力量很多都来自“未知性”。

人类的本能是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好奇,所以科幻片把“陨石”当做一个老梗,重复使用。

就像当年风靡一时的电影《疯狂的石头》,当陨石幽幽的绿光扫过四人,人性的高尚和贪婪同时被激发。

“陨石”不是本片的重点,“自我”才是。

片中的四位主角对陨石都有自己的想法:

杨教授一心想着为国家的科研做出贡献,仔细研究陨石并主张一定要上交国家。

而科研助理赵青在陨石害死杨教授后动了私心,她想把陨石据为己有,最终超越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奖。

厂长儿子陈甘泉的动了贪念,他想靠陨石的复制特性,复制出数不清的钱,赎出关在监狱中的爸爸。

为了这个目的,他不惜杀掉其他三个人。

男主下岗工人王得志的想法最朴素和善良,只是回家给儿子过个生日。

他看出陨石是个祸害,奉劝大家不要为了陨石而堕落。

双鱼陨石催生出黑暗的欲望,不想经过正常的努力实现梦想,而是想通过捷径成为新的自我。

弗洛伊德在《自我与本我》一书中提到过人有三个自己: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片对人物塑造强调的是本我和自我两个概念。

本我是潜意识中的自己,也是不带任何束缚的自己,以自我为中心,在那个世界,我的任何欲望都不需要压抑。

自我则不一样,自我就是活在现实中的那个我,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情的那个我,是需要被法律和道德约束的自我。

影片花了很多片段讲述两者的博弈,这正是人性最应该直面的地方。

黑暗的欲望每个人都有,不管是否承认,这都是活在你潜意识里的。

当释放出那个“本我”的时候,人好像变成无人管教的孩子,想杀人就杀人,一切随着心情去。

但是他忘记了,那个“本我”的世界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而已。

但是现实不一样,需要和其他人相处,需要克制欲望,需要约束自己,需要“自我”出来主持大局。

毁灭还是重生

生与死是一个必然的选择题,二者不可兼得,只能选其一。

但是这部影片中似乎并不是这样,当死亡可以变成重生,当重生又导致毁灭,仿佛生和死的标准已经彻底改变。

影片中的教授死了,但似乎又不是真的死了,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他又带着他所有的记忆重生。

但是这样的活,好像又不是真的活着,因为两个教授只能共死,不能同生。

厂长儿子陈甘泉则因为吞了陨石而被无数次复制,似乎永远打不死,永远都有新的他出现。

当影片中机关枪不停对着不断复制的陈甘泉扫射的时候,背景音乐响起欢快的《莉莉玛莲》,承托出“乐极生悲”的氛围,场面让人想起经典无限循环电影《恐怖游轮》。

无限复制的陈甘泉

当你以为自己得到了永生,其实只是离毁灭更进一步,他最终被困在那个潜水艇中,沉没于沙海之中,再也没有走出来。

电影《双鱼陨石》也有一句台词“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陈甘泉了,现在的我只要陨石。”

这是沉溺在欲望中的陈甘泉说的话。

当欲望彻底被释放,他已成为了欲望的载体,被欲望控制着一切,没有了自主权。

失去自我,眼里只剩下了欲望,其实不过一个躯壳而已。那这样的活着大概也可以被称为“毁灭”了。

看似你还活着,有生命体征,其实你已然被毁灭于“欲望之火”中了。

为爱而死也为爱而生

爱是生命永恒的旋律。

有人愿意为爱牺牲生命,也有人愿意为爱而继续艰难地行走于人生的戈壁滩上。

影片中结尾父亲为见儿子,无数次自杀,然后将使命交付给下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

他愿意一次一次杀死自己,一次次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爆头,也愿意承受无数次死亡带来的疼痛,只是为了将自己的爱传达给心爱的儿子。

他也从不担心下一个接任者不继续履行任务,不继续杀死自己,因为在他心中对儿子有一句话:“无论在哪个时空,我都依旧爱你”。

生命的伟大就在于,爱让许多看似绝望的事转变成奇迹。

环境恶劣的沙漠戈壁,空无一人的无人区,这似乎是绝望的事情。

但是爱之伟大在此重现,主角向死而生,然后为生而死。

我们知道人和动物一样,都有本能,我们的本能是保护自己的生命。

但是为了爱,我们甚至可以放弃本能,牺牲自我,去成全那份伟大的爱。

王得志靠不断杀掉自己再不断复制自己,最终走出戈壁大漠去找儿子的设定,和2017年澳大利亚电影《负重前行》有异曲同工之处。

《负重前行》中的父亲为了防止自己变僵尸后伤害孩子,把生肉挂在面前,不惜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就是了为了把孩子带到安全地区。

《负重前行》

爱的力量就是这样强大,我们可以为爱而死,也可以为爱而生。

面对“双鱼陨石”,杨教授、赵青、陈甘泉、王得志的欲望都不同,只有王得志选择为心爱的儿子不断复制下去。

最后,在电影之外,简单介绍影片中的重要道具——德国U552号U型潜艇。

由于复杂的历史地理因素,海军一直是德意志帝国妄图征服世界的一块短板。

在军舰制造和海洋扩张方面,德国远远落后于早已成为日不落帝国的英国。但英德两国在海上争霸和海外殖民地矛盾一直不断。

德国为了补充自己在战舰方面的不足,大力发展潜艇。U型潜艇成为盟军在大西洋的噩梦。

U型潜艇组成的“狼群”作战,甚至远至美国佛罗里达、加勒比海、巴西等美洲地区。每艘U型潜艇都有着一段惊涛骇浪般的故事。

在这些U型潜艇中,U552是其中的“明星”。

U552

从上图可以看到,U552指挥塔上绘有标志性的“红魔”(Red Devil)图案。

U552的绰号就是红魔。

U552的红魔标志

U552于1940年正式服役,隶属于德国海军第七U型潜艇舰队。

在后来3年的作战中,她一共击沉或打伤30艘各类盟军船舰,导致16.42万吨盟军船只沉没。

在1941年10月31日的一次行动中,U552击沉了美国军舰鲁本·詹姆斯号(Reuben James)驱逐舰。

这是美国在二战中损失的第一艘军舰,比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还早两个月。

U552艇员(右侧白帽者为首任舰长Erich Topp)

U552的首任舰长埃里希·托普是德国海军王牌潜艇指挥官,但他在二战后并没有受到审判,反而继续在德国海军和北约任职,一直升到少将。

U552首任舰长埃里希·托普(Erich Topp)

托普的帽子上也绣着U552的“红魔”

在U552服役的最后一段时间,尤其是她击沉美国商船队的大卫·H·阿特沃特号(David H. Atwater)后,就再无特别的战功。

由于盟军反潜能力的提升,以及用于反潜的力量越来越多,纳粹德国整体都在走下坡路,U552也逐渐力不从心。

二战尾声,U552被派往比较平静的西班牙、葡萄牙和东非海域执行巡逻任务。

其中一片海域就是电影中提到的比斯开湾(Bay of Biscay),位于西班牙和法国中间。

地图中间就是比斯开湾(Bay of Biscay)

1943年U552被英国皇家空军的深水炸弹击伤,需要大修,已经不能再胜任“狼群”作战。

1944年U552撤回德国U型潜艇母港威廉港,只能作为第二十二U型潜艇舰队的训练舰,直至二战结束前的1945年5月。

最终,德国战败投降已成定局。

U552的船员为了不让盟军俘获U552,只能将其在威廉港凿沉。

“红魔”亲自结束了“红魔”自己魔鬼般的战争生涯。

关注“电影榨汁”,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