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李安一生钦佩的大师,他的作品并没那么难懂

邑人影院 2020-05.16

作者:埃德蒙

告别电影院100天之后,没有了好莱坞大片的视觉轰炸,世界仿佛清净和静止了。

你会怀念电影院,毕竟电影院给了你观影的仪式感。

但这也给了你观看经典的时间和空间,让你经历世事之后,再去看探讨人生的电影,肯定会有新的感悟。

你会从好莱坞阿尔·帕西诺的《闻香识女人》,看到伊朗阿巴斯的《樱桃的滋味》,再看同是死亡主题的瑞典英格丽·伯格曼《第七封印》。

《第七封印》有更多的宗教色彩。我更喜欢的《野草莓》,和《第七封印》一样,是英格丽·伯格曼的代表作。

电影,对于好莱坞来说是商品,是工业的流水线产品,票房是生命线。对于欧洲大师来说,是艺术品,是哲学的荧幕再现,只关注自我表达。

这就让电影具有两种属性,商品和艺术品共存。

大片加爆米花,电影像美物一样供你赏玩,甚至具有了社交属性,适合黑夜里的男女加深感情。

而大师的经典,是私隐的,只适合小众甚至欣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讨论太多反而破坏了美感。

也许你会和我一样,只是对英格丽·伯格曼名字很熟,知道他是“圣三位一体”英格丽·伯格曼、塔科夫斯基、安东尼奥尼中的核心人物,也会知道他寿命很长,长到从1957年的《第七封印》到李安与老迈的他“世纪会见”。

但你不敢看他的经典作品,嘲笑别人聊他的作品是“装X”,情愿把时间大把浪费在那些没有营养的真人秀、娱乐新闻上,因为那些不需要你动脑静,只会让你有种麻痹的快感,“精神鸦片”也毫不为过。

伯格曼的电影呢,年代久远、黑白片,沉闷的台词,给了你太多昏睡的理由。

其实,伯格曼的电影并不难懂,你只是对那些电影大师的作品胆怯,望而却步而已。

就像欣赏音乐一样,流行歌曲听多了,听听肖邦巴赫也不错。

但这些经典不会取悦你,只会让你走进主人公的世界,引发生命中深层次的思索。

而《野草莓》正是让你自省的一部作品,讲述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医学教授被授予功勋奖章的一天故事。

医学教授著作等身,一生成就无数,即将被授予“诺贝尔奖”,自然会有很多追随者。他们发自肺腑地尊敬他,把他奉为“偶像”,为他唱赞歌,想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他很自得,过着优越的生活,悠然自得,享受这一切。

但他也会恐惧,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需要人照顾,经常会梦到棺材和死亡。

更让他烦恼的是,他家庭关系的失败。他处理不好父子关系,与母亲关系淡薄,怀念初恋女友。

“野草莓”正是他对年轻岁月的怀念,他在悔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珍惜,让女友被兄弟乘虚而入、横刀夺爱。

赢得了世界,输了她。

即使自己结了婚,也避免不了老婆出轨、父子淡漠的命运。

一路上,他目睹青春的美好、中年夫妻交恶,再加之与儿媳的敞开式聊天,让他与自己和解,获得内心的平静。

他在电影的结尾尝试着与儿子和解,儿子早有自己的主张。

看多了英格丽伯格曼的电影,你要尝试着用舞台剧的眼光去看,这样电影所谓的隐喻也就迎刃而解,台词听得能很悦耳,直戳心房。

这部1957年上映的经典再过一百年也不会过时。

这样的电影,我们在国内的院线里也是看不到的。也许艺术院线的发展,会让你有机会在大银幕里看到。但目前来看,没有中国导演,会敞开自己的内心,拍类似的题材。

中国导演呢,早年的他们迷恋欧洲大师,想在大师的殿堂留下自己的足迹。现在的他们沉迷10亿票房,为600亿票房添砖加瓦。

这像极了我们的人生,终于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有人说,这是英格丽·伯格曼写给自己的一封家书。

很喜欢这句评价,也让你去看第二遍、第三遍。

当年华老去,苏联的奥特罗耶夫斯基会思索一生有没有虚度,法国的杜拉斯会想着还没有年轻的肉体可以一亲芳泽,瑞典的英格丽·伯格曼会反思自己和自己和解。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注“邑人影院”,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