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烧脑悬疑大尺度,果然是近期华语爆款

肉叔 2020-05.11

一大早,城东区就传来了骇人听闻的凶杀案。

凶案现场在酒店房间。

现场惨烈的情形,连经验老到的刑警(王识贤 饰)也惊讶不已。

浴缸里是腐烂得模糊的尸体,皮肉早已被空中飘荡着的化学物质侵蚀得一干二净。

显然,凶手是想制造出溶尸的犯罪现场,尽可能模糊证据。

所有人一致认定的方向,毫无疑问是他杀。

然而,只有一个人发现了不对劲。

他是患有亚斯伯格症的鉴识员,方毅仁(张孝全 饰)

亚斯伯格症,有三种症状:

社交困难、沟通困难、固执或狭隘兴趣。

当认定了某样事,他就会一根筋地去完成它。

在侦查案件的过程中,方毅仁发现失踪的女儿江晓孟(李沐 饰)也牵涉在内。

为此,方毅仁决定插手这个案件。

他重新回到案发现场,对那个浴缸进行排查。

果不其然,在出水口里面,隐藏了一个针头。

他杀还是自杀,这个案件里究竟——

谁是受害者

The Victims' Game

持续追踪此案的,还有报社记者徐海茵(许玮宁 饰)

警方一直不公开凶杀案的进展,记者敏锐的新闻嗅觉让她感觉到,这绝对不仅仅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

为了抢到新闻头条,徐海茵一直和警方的人有联系,也通过报社的关系得到了不少内幕消息。

可对于城东区的凶杀案,还是一无所知。

转机出现在一则小道消息——

警方锁定了死者嫌疑人,过气歌手苏可芸。

徐海茵很快找到了苏可芸母亲的住址。

她假装成歌迷,上门以慰问苏可芸的母亲为理由,希望套出有用的信息。

另外,徐海茵还有方毅仁女儿江晓孟的相关消息。

方毅仁想知道女儿的下落,徐海茵想知道凶杀案的后续,两人各取所需,交换信息。

他们站在了同一阵线,去侦查凶杀案的真相。


这是一场警察和记者接近真相的暗自较量。

到底谁,会率先靠近真相?

逐渐深入后,他们开始发现,案件走向愈发诡秘。

尸检结果证明,死者似乎并不是苏可芸。

苏可芸有整形的痕迹,但尸体头颅相当完整,并非开过刀的样子。

而且从耻骨联合和闭孔形状来看,更像是男性尸体。

但是,明明凶杀现场的种种线索都指向苏可芸。

比如现场布置,与苏可芸即将面世的新专辑封面一模一样。

男性尸体是谁?

苏可芸又与这起案子有什么关系?

警察马上调整侦查方向,确认尸体身份和苏可芸身在何处。

很快,警察根据监控摄像锁定了苏可芸的行踪。

她最后出现在一个名为誉品尚城的工地附近。

就在警察前往工地的间隙,传来了一则消息:

誉品尚城顶楼突然着火。

在一系列抢救灭火结束之后,出现的状况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一具被烧焦的躯干映入眼帘。

人为纵火,起火点在尸体身上,尸体旁还有一个“张聪健”的证件。

张聪健是誉品尚城的离职员工。

难道他就是死者?

方毅仁赶到现场,排查死因,在尸体上发现了整形用的填充物。

而且从骨骼和生物特征来看,更像是女性。

没错,死的正是苏可芸。

这就是案件最匪夷所思的地方。

溶尸案中,凶手设计的证据都指向死者是苏可芸。

可她却死在了这起焚尸案。

按照这样的推理,焚尸命案中被安排成死者的张聪健,难道会是下一个被害者?

果不其然,警方在不久后就发现了他的尸体。

值得一提的是,从溶尸案的第一具男尸再到这一具,死前体内都被注入了大量麻醉剂。

这几起案件有着极高的相似性:尸体面目特征模糊、回回预告下一个死者、杀人手法一致……

几乎可以断定,是同一个凶手精心设计的连环杀人案。

但是,警方在总结案件时,发现一个很匪夷所思的现象:

所有死者在死前都完成了难以实现的愿望,而帮他们完成的人,似乎就是凶手。

苏可芸的愿望是专辑大卖,而随着溶尸案现场被布置成她专辑封面的信息曝光,专辑瞬间卖光。

再来看张聪健。

当警察找到张聪健父亲时,才发现张聪健已经失踪了一段时间。

失踪原因很可能跟他被离职有关。

得了癌症之后,公司就要求他主动离职。

被逼无奈的他,向报社检举了公司的阴谋。

原来,誉品根本就是一个血汗工厂,每一年都有三成以上的员工因为过劳疾病而被迫离职。

但报社一直压着没有调查。

势力太大,誉品的总负责人钟易民与立委有裙带关系,而且誉品还是报社的金主。

最后誉品怎么被曝光的呢?

靠的是藏在苏可芸尸体里的一张记忆卡。

里面全是张聪健收集到的,有关誉品建设的出勤和财务情况。

有什么凶手会这么好心,不惜以身犯法,也要帮人完成夙愿?

肉叔不再剧透。

但是,我们可以回头想想这部剧的英文译名。

The Victims' Game。

这就是一场受害者彼此成就的死亡 “游戏”。

死亡,是他们希望重燃的开始。

下一个人,会带着前一个人的遗愿,像一张多米罗骨牌,推向终点。

每个人的死,既实现了自己的心愿,也完成了下一个人的遗愿。

每个死者都环环相扣,他们就像溺水中的人,死抓着愿望,却挣扎着落入深渊。

他们体会过人间无尽的绝望,却用另一种极端的方式怀揣希望。

溶尸案死者,其实是一个叫游诚皓的男孩。

生理特征为男性的他,心理一直渴望成为女性,但父母一直无法理解。

在和父母闹翻以后,他离家出走。

临死前,他将自己打扮成苏可芸的样子,完成自己“成为女性”的愿望,进而自我溶尸。

他的死,同时也让过气歌手苏可芸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曾经的苏可芸,不过是一个热爱唱歌的歌手。

无奈行业更迭的残酷,加上八卦杂志恶意中伤,她太失望了。

《谁是被害者》一共八集,每一集都是一个篇章,带出一个社会议题。

这点很像《我们与恶的距离》,虽然不如《与恶》深入,但也足够引起思考。

网飞对华语剧的试探,到这,口碑终于有了转机。

剧集制作也相当用心。

一开场就是溶尸、焚尸,都通过特殊化妆制作,同时大小比例都是符合人体真实结构,这种惊悚直接的画面呈现,尺度惊人。

演员演技也不拖后腿,令人惊喜的是林心如的特别演出。

林心如饰演的是清洁工李雅均。

和前面提到的过气歌手苏可芸、性别认同不被理解的男孩、被无良公司压榨的癌症病人一样,这些边缘人物的绝望呐喊,不曾被人正视和理解过。

在剧中饰演总编辑的大泽在采访的时候也说到这个问题。

一般人听到有人过世或者是有人被害,或是有人生命逝去了,我们一般人一定是无限地同情嘛。(但在戏里)很多时候当你听到有一个人发生一个离奇的命案,对我们这样的角色来讲,有一点小小的见猎心喜,就是在那个时下,那个当下,你不会有同情的部分,而是冷血吧。就会在你的工作本质上,你会觉得眼睛一亮,这又是一个新闻。

大家迫切想要理解整个案件的全貌,反而用更多的力量去一次地理解他们。

猎奇者的这种心理,某种程度上,成全了想要被看见的死者。

渴望被看见,是剧中所有死者的愿望。

他们生前被无视,只有通过“死亡”才能被“看见”。

鉴识科学的矛盾仿佛亦是如此。

在剧集一开始,鉴识课的老师就对学生们说:

鉴识是了解人类行为模式的科学,通过遗留下来的遗证,去了解人怎么做跟为什么做。

但讽刺的是,死者在生前,并没有人在意他们是谁。

只有死了之后,人们才通过他们的遗物,拼命想要去了解他们生前的样子。

特别是对于边缘人物而言,仿佛只有死亡,才能彰显他们的存在价值。

《谁是被害者》用极端的希望延续了死者对世界的期待。

它通过一个个或惨烈或悲壮的命案,让这些站在暗处的人出现于我们的视野中。

剧中有一对兄弟,哥哥是盲人,但他的木雕技术一流,堪称大师级。

弟弟也会画画,但跟哥哥的木雕相比,还是差远了。

一念之差的坏心思,他决定利用哥哥的技术,将自己包装成木雕大师。

哥哥家接受通讯的收音机和电视坏了,弟弟也故意不修好,为的是隐瞒哥哥。

其实哥哥心里清楚得很,他自知自己一直活在弟弟的阴影下。

最后他也加入了这场死亡“游戏”。

只为了自己的才华被世人看到,为了走进光明。

这是他所期待活成的模样。

其实,或许剧中每个人物都相信死不是重点。他们害怕的,是不被理解的死。

我们都期待被理解。

《想见你》播出时,陈韵如曾经被万人厌恶。

陈韵如何尝不是活在黄雨萱的影子下?

她那么想要被看见,错了么?

黄雨萱是理解陈韵如的,所以她最后才说出这番话,把陈韵如拉了回来。

你那么想消失在这个世界,不是因为你对世界太失望,而是你对这个世界有太多期望

他们所需要的,不是我们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

而是去试着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谁是被害者》就是切入了这群想放弃的人,还有另一群尽管也是在被痛苦挤压的过程当中,可是后者依然相信生命的价值,努力想把这些放弃的人拉回来的一个过程。

因为对于那些想过放弃的人而言。

仅仅是努力活着,就已经鼓起最大的勇气了。

记者徐海茵,她同样也曾是个绝望地向世界呐喊着希望的人。父亲带着妻女自杀,最后母女活了下来。

在这样的阴霾下,她反而更努力去追求自己所渴望的生活和理想。

正因为她经历过,有同理心,才会知道:

只有活着,父亲才能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成什么样子的大人。

这么多个悲剧之后,我们应该明白:

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能机会看到世界改变。

甚至是去推动世界的改变。

编辑:邮差叔叔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