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金像最年轻准影帝,挺遗憾的

柳飘飘了吗 2020-02.17

这两天,各大饭圈都破天荒的团结,为同一个男人沸腾——

易烊千玺。

四字弟弟不仅斩获了2019年男演员演技满意度、商业价值双Top。

还凭借《少年的你》提名了第39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最佳新人演员两个奖项。

饭圈女孩轮流恰柠檬——

这活脱就是一娱乐圈爽文男主啊!

19岁,有这个成绩的确骄人。

但,在一片欢腾声中,飘扫了一眼今年金像奖的提名名单,立马笑不出来了。

这也……太菜了吧。


1


整个名单一眼望去,透着一种“能选的菜不多,我尽力把每个货架都装上点”的窘迫。

在这窘迫之下,《少年的你》获12项提名,《花椒之味》11项,《麦路人》10项,《叔.叔》和《叶问4》各获9项提名。

其中除了《少年的你》豆瓣破了8分,其余几部都是险过7分、7.5及其以下的位置。

而当看到《新喜剧之王》也入围了最佳影片,飘对这届金像奖的水准,不由打一个问号。

印象中的金像奖最佳影片,不都是这样的吗?

再来看最佳女主——

郑秀文一个人占了俩名额。

对于演员个人,这是水平力压同侪。

但,对于一个本该呈现百家争鸣之态的金字头大奖,“太南了”仨字溢出屏幕。

最佳男主呢?

郭富城、古天乐两个前辈,提名作品一个7.5,一个6.3,热评还都是怀着助力古天乐盖学校的心,打的高分。

而具体到两人的表演,也没有特别突破之处。

太保倒是宝刀未老,大胆出演同性题材。

他在《叔.叔》的表现,是这名单中飘最看好的一位。

但,《金都》和《叔.叔》两部作品加起来,豆瓣参与评分的,还不够400人。

问了身边一圈影评同行,看过的也屈指可数。

竞选片不丰富的致命弱点,在这两部本土小众电影上,暴露无遗。

这样的金像奖,似乎真的陌生了许多。

少了什么呢?

当看到一些年轻粉丝,开始向同龄人科普金像奖的权威,金像影帝的光彩、获得它的都是些什么人,以证自家爱豆多么厉害时……

飘突然有了答案——

少了火药味。

曾经的金像奖,随便拎出一届都是神仙打架。

追光灯一晃,隔着屏幕都能品出那份紧张。

悬念留得足足的,因为每个人的表演,都无可指摘。

一眼望去,走什么戏路的都有。

刘青云、张学友、吴镇宇、任达华、刘德华

大奖公布,他们有激动到大叫“想死”的。

吴君如《十三妹》

有喝醉了去领奖的。

梁朝伟《花样年华》

有不巧穿得很随便的。

我提名了三届

穿西装了三届

我等了三届

为何今晚我没心理准备

穿得最随便时才拿得这个奖

周润发《英雄本色》

但不论怎样的心态和状态,没人会挑刺。

作品在那,会说话。

“青年演员”常见“招黑”言论,也不是没有——

奖在我手,随你xx。

但,厮杀得来的,就是有底气说这个话。

在这激烈角逐的火药味之下。

是百家争鸣的鼎沸,百花齐放的热闹。

而今都没了。

从神仙打架,到菜鸡互啄。

后者虽然也会有输赢高低,但赢的荣光,自然也会随对手的水准下降而大减。

诚如竞选片数量已经匮乏到了极点,金像奖却依然坚持有港资、导演必须是香港居民、剧组主创中香港人要过半才能参选的铁政策。

妄图抓住“金像奖”这曾经的金字招牌,吸引更多的合拍片来救市。

殊不知,当它的含金量逐年递减,吸引力虽不至于是鸡肋,但也是凉透了的隔夜鸡腿。

举着这鸡腿,高呼它等同于曾经的聚满星光的奖杯,又有多少说服力呢。


2


当然,飘并不是说——

我们不必为易烊千玺这类青年演员高兴,在如此水的大环境下,他们的提名根本没意义。

只是说,当下的金像奖含金量与过去的,不能这样粗暴等同。

千玺们的优秀在于,在浑水中看清了使力方向。

他们是青年演员中带动死水的领头鱼,周围的鱼但凡有点上进心,就不该还在暖洋洋的太阳下做梦。

但,这与激流冲刷,在群鱼奋泳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力量,是两回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

来看看曾经厮杀金像奖的少年们——

1992年,21岁的袁咏仪出演首部电影《亚飞与亚基》,并凭借在片中的表现,获得第1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奖。

与她同届提名的,有朱茵、郑秀文。

第二年,22岁。

凭借《新不了情》获得金像影后。

击败萧芳芳(方世玉)、叶玉卿(天台的月光)。

第三年,23岁。

凭《金枝玉叶》蝉联金像影后。

击败陈冲(红玫瑰与白玫瑰)、吴倩莲(等着你回来)、王菲(重庆森林)。

陈可辛:疯狂打call

内地也曾有年少提名的影帝。

像刘烨。

2002年,23岁的他,凭借《蓝宇》提名金像奖影帝。

与他同届比拼的是凭《男人四十》入围的张学友、凭《瘦身男女》入围的刘德华、以及《少林足球》的周星驰。

最终,刘烨惜败周星驰。

但这种比拼,不论是否获奖,都是有意思的。

因为对手够强,选片类型够丰富。

对于痴迷较量的人来说,在那时陪跑,恐怕都比现在得奖过瘾得多。

而,除了影帝影后的角逐无趣外,有限的参赛片量,也直接导致了各类奖项的针对性不强。

什么是针对性呢?

比如1992年,第11届金像奖的最佳原创歌曲来自电影《双镯》。

这部戏的完成度并不高,只是题材新颖。

但,它的主题曲《似是故人来》却可以说是港曲中的逸品。

赢得有理有据,输呢?

1993年的金像最佳服装造型奖,看到《阮玲玉》提名时,飘以为稳赢了。

毕竟,片中随便一截,就是一幅油画。

但,最终得主是《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额……完全服气!

毕竟,比起关锦鹏一如既往的曼妙蔷薇,徐克携手张叔平,大胆地将一代玉女包装成雌雄莫辨的魔教教主,实在是石破天惊。

而如今的金像奖呢?

有些作品本身不算差,但哪都有它就很奇怪。

比如提名10项,还入围了最佳编剧的《花椒之味》——

这部戏质感并不坏,演员演技也在线。

但最弱的就是剧本,满满是情怀牌。

首先,题材就在炒冷饭,讲美食与家庭与人。

而三个女儿一个老父亲的人物配置,不免让人想起这类电影的巅峰之作《饮食男女》。

外壳之下,内涵也够老套——

以小见大的功能性故事看得多了,如此直白露骨的还真少见。

编剧十分刻意地把三个女儿的成长背景,分别设定为在台湾、内地、香港两岸三地。

姑娘们回来奔丧,化解家庭矛盾。

这不仅是火锅版《饮食男女》,还有心做中国版《海街日记》啊。

可惜,剧本实在太平庸,什么都轻轻带过。

不同背景、素未谋面的三姐妹,一见面就没有隔阂地一起吃东西、打趣、靠在一起睡觉。

两个妹妹和带大自己的母亲拧巴,却都轻易谅解没见过几次、在两岸三地播种的鸡汤父亲。

火锅店也成功得过于草率,滴几滴酒,就是独家秘方。

整个剧本都极其悬浮,缺乏真实感。

至于最佳音乐?

最佳造型?

最佳美术?

没错,也都还是那几部。


3


说了这么多,飘是来叹息金像奖没落的吗?

也不是。

或者说,叹息对它没用。

金像奖的失落,只是香港电影、乃至香港娱乐业落寞的一个缩影。

而这种落寞,是有极强必然性的。

叹惋于事无补,如同我们无法叹惋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后败落的大观园。

大卫·波德维尔曾经评价过香港电影——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而,癫狂过后,尽是凄凉,并不意外。

这些年,有很多人分析过港影为何没落。

其中最常被提到的,就是内地电影市场飞速发展,对它造成了冲击;内地影视作品乃至明星大火,分散了本土娱乐的关注度。

这原因不能说没有,但,绝不是致命打击。

因为香港娱乐业本就兴旺于大融合,说它因为外来文化冲击而致命,纯粹是笑话。

拿港影来说,我们熟悉的很多大导,如徐克、陈可辛都是异地成长,在港发展。而过半以上的“港风”男神女神,都并非香港本土人士。

更别提香港乐坛,在八九十年代曾大量引入日韩歌曲版权,以至于内地现在很多人爱嘲——

中岛美雪养活了香港歌坛。

但其实,这只是当时香港娱乐业为满足市场需求、确保快速运转的一种方式,在那年代,香港业界人士从没觉得自己被文化侵略了。

日韩也从没感觉自己架空了香港娱乐圈。

相反,他们也深受香港影响。

很多港影和歌曲都曾传看传唱。

如周润发、张国荣、王祖贤等港星,在日韩人气也很旺,甚至有很多明星迷弟迷妹。

飘就记得有一期《Runningman》响起《英雄本色2》的插曲,刘在石一秒get,唱得不要太六。

还表示自己以前连发型,都是和张国荣学的。

《请回答1994》里,金城均留了同款中分。

还自称三千浦张国荣,被嘲“国之耻”。

除了荣式中分,贤式平眉也深深影响着韩国的审美。

老实说,也实在轮不到韩流才过去没几年、爱豆们苦苦在日韩打不下天下的我们,去嘲笑那时的香港。

说白了,当你自身有强大输出,怎么会天天觉得自己被文化侵略,又怎么可能因为多元文化碰撞而败落呢。

我们为何都不提、也不肯直面香港娱乐业是自杀自灭,是从内里的败落?

而这败落的真正原因,还是那两个字,过火。

90年代中后期,开始滥拍片。

几乎是天文数字的电影年产量。

几乎拍什么片子都能赚钱。

几乎是全行业参与、只要有点钱和权的,都愿意来分电影这份羹。

鬼片,赌片,黑帮,武侠,警匪……只要一个题材火了,就把它拍到烂、拍到尽、拍到再没有一个观众肯花钱买票为止。

如同蝗虫过境,各自丰收而去。

留下一地狼藉。

去年,导演王晶在知乎回答“香港电影为什么败落”时,也提到了——

香港电影的成功,本就是非正常的。

虽然,他本身也是“非正常”的一员。

而在这癫狂中,也不乏嗅觉敏锐的人,做过大胆的尝试——

1998年底,为了给低迷的港影产业带来活力,张之亮、尔冬升、王家卫、许鞍华、关锦鹏等20位香港导演,发起成立“创意联盟”,鼓励演员降低片酬,降低电影制作成本。

张国荣率先响应了这个活动,以制作者、主演、歌曲主唱等包圆儿身份出演《流星语》,只象征性收取了一元港币片酬。

不过,毕竟肯回应者太少,这个联盟最终也不了了之。

也有过救一时之市的作品。

比如2002年全年直到12月,香港居然没有一部电影票房破3000万。水平一度跌回80年代。

直到12月12日,《无间道》上映。

票房与讨论度短暂回暖。

低迷中,以为有星闪烁的人们抬起了头。

但,等待他们的是SARS,是巨星陨落,是擅长80年代无限套娃式拍摄的“蝗虫们”蹭《无间道》IP的一系列恶搞翻拍。

也是美国翻拍《无间道》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喜讯”。

是以为会接棒香港电影未来的几个年轻人,在同一年摔倒在同一道门槛。

后来的后来,我们就发现——

他们出来,就还是那些人。

他们不出来,没人了。

而这些,又和“寂寞高手,一时俱无踪”的华语乐坛何其相似?

或许,任何圈子的败落,都是先从内部烂起。

任何圈子败落后,总会出现三种现象——

先知者的离开。

庸众的麻木。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虽然,所谓“竖子”,也是无辜。

他们也都是小时候有一个电影梦/歌手梦的小孩子,遥望着远方的星。

以为自己够努力,也能披上同等荣光。

长大后纵身一跃,却投入了一个夕阳产业。

虽然夕阳映在脸上,也是一片红,但那热度又如何比拟如日中天。

当少侠鲜衣怒马,携剑而来,赴一个已经没人在等的比武之约……

我真的不叹惋过去,我遗憾的是现在。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