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世界上的90后导演厉害到什么程度了 | “西班牙多兰”爱德华多·卡萨诺瓦

导演帮 2019-12.03

作者:春光

虽然笔者是一个“反多兰”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专题的前两篇文章都与多兰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继第一期“俄罗斯多兰”康捷米尔·巴拉戈夫,第二期“比利时多兰”卢卡斯·德霍特,本期又将是另外一个多兰,“西班牙多兰”爱德华多·卡萨诺瓦。

要说这位“西班牙多兰”与正牌多兰之间的相似点,总结有三点:一是即导戏又演戏,二是都来自LGBT群体,三是长得都帅。

比起前面三位多兰“戛纳嫡系”的身份,1991年出生的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名头确实小了些,顶多算是“柏林嫡系”,处女作长片《肌肤》入围了2017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

虽然只是柏林电影节的二级单元,但我们确实要是感谢柏林电影节愿意发掘这位与众不同的导演。2017年的柏林电影节多少有些令人犯困,能让人提神醒脑的电影,除了此前已经在圣丹斯电影节大爆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就是这部挑战观者生理/心理承受能力的《肌肤》了。

用“横空出世”来形容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并不过分,没有柏林电影节这样的平台,可能很多人这辈子都不会看他的电影。观众对于这部《肌肤》的反馈极为两极化,喜欢它的人说,导演用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方式讲了一个具有普世意义的关于爱与尊重的故事;讨厌它的人说,导演用无比猎奇的噱头包裹了一碗无敌至尊鸡汤。

不管怎样,这位来自西班牙的90后导演,用自己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作品宣告新世代的来临。

01 短片到长片

爱德华多·卡萨诺瓦是个童星出身,12岁的时候就开始登台演戏。2005年他出演了一部电视剧《阿依达》,在西班牙打开了知名度,这一年他15岁,此后他又参演了一系列影视作品。

在他17的时候,他执导了自己人生的第一部短片《焦虑》。2011年,他参演了西班牙著名导演阿莱克斯·德·拉·伊格莱西亚的电影《生命的火花》。二人结下深厚友谊,后者还担当了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处女作《肌肤》的监制。

虽然拍《肌肤》的时候才26岁,实际上他已经积累了丰富的表演经验,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演员的经历让他学到了很多,甚至到后来当导演拍电影,也得益于那段经历。对他来讲,表演是连通导演的桥梁。

2015年,他执导的短片《去屎吧》,让电影界知道了爱德华多·卡萨诺瓦这个名字。短片的主人公是一位嘴巴与肛门互换位置的年轻女孩,故事一开始是她向Instagram投诉。因为Instagram把主人公的自拍判定为有发布色情内容的嫌疑,这让她感觉非常不公平。

镜头一转,显示是她在一家餐厅吃饭,身体结构的特殊导致她只能喝汤,并且要用一个带有长长塑料管的漏斗,把汤倒进嘴里。一旁的餐厅服务员看到她的长相,当着她的面笑了起来。短片只有3分钟,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却充分展现了身体残疾者在社会中所受到的不公平。

处女作长片《肌肤》正是脱胎于上面这部短片《去屎吧》。《去屎吧》像是《肌肤》的一则预告片,短片中主人公与餐厅服务员,也出现在了《肌肤》当中。

02 用“猎奇”反猎奇

在一些观众的眼中,爱德华多·卡萨诺瓦的长片与短有消费消费身体残疾者的嫌疑,但实际上并不这样。

在《肌肤》里,有着各种各种的奇特人物,没有眼睛的妓女、患有软骨发育不全症的女演员、面部畸形的女人、全身烧伤的男人、妓院的侏儒老板、身体严重肥胖的餐厅从业者。

导演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在构思人物的时候就想制造一种对比,通过将这些“畸形人”与正常人做对比,构建一个宇宙不同的世界。他对那些美丽的人并不感兴趣,《肌肤》剧组中有些演员是通过特效化妆变丑的演员,另外一些就是真正的身体残缺者,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把观众置于强烈的视觉冲突当中。

电影一共5个故事,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恋童癖和一个天生没有双眼的少女,这个少女成年后就沦为妓女;第二个故事是就是《去屎吧》的延续,主人公完全一致;第三个故事是面部畸形的女士和两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第四个故事是一个少年时常将自己想象为没有双腿的美人鱼;第五个故事是一个软骨发育不全的女人想要孩子。

从远看,这五个故事充满恶趣味,实际上导演通过这5个故事,讲述这些身体上有缺陷者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不公与歧视。他们羞于面对自己的天生缺陷,影片借他们的遭遇来表达一种自由平等的精神。

在影片的结尾,这五个故事中的主人公都得到了解脱,不再逃避自身的缺陷。“畸形人”一直是爱德华多·卡萨诺瓦的重要角色,而畸形人如何在社会中得到认同与爱,也一直是他电影的母题。

03 CULT版韦斯·安德森

提到韦斯·安德森,除了他强迫症般的对称构图外,对于颜色的运用一直都是韦斯·安德森的圈粉利器,爱德华多·卡萨诺瓦同样对于颜色有一种强迫症般的痴迷。

不管是他的长片还是短片,粉色与紫色的出镜率极高。在《肌肤》中,不论是演员们的服装,还是家中的装饰随处可见这两种颜色。

这两种颜色的搭配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氛围,仿佛是在看迪士尼的动画片,影片中的角色与迪士尼动画片中的美好形象大相径庭。在导演眼中粉色代表着一种天真无邪,这正对应这片中那些长相丑陋但内心纯洁的主人公。

把这种代表着天真无邪颜色与一些看起来令人恐惧的元素相结合,就造成了一种在视觉上的巨大反差。导演希望通过这种设定去打破人们对于粉色与紫色的理解,可以透过这两种颜色发掘表象之下意义。

导演创造出一种独特的美感, “美”不是流于表面的美,丑也不是流于表面的丑。他想讨论判断美与丑的标准是什么,难道由于长相丑陋,就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进一步讲,导演希望通过《肌肤》可以让社会更加开放,更加包容。在当下,虽然如何保障残障人士的权益一直被社会讨论,但人们对于他们的异化一直没有停止,影片背后的社会问题值得深思。

很巧,目前“世界上的90后导演厉害到什么程度了”这个专题下的三位导演都是91年生人,但他们的创作路径大相径庭,爱德华多·卡萨诺瓦通过想象力创造出视觉风格强烈的隐喻世界,并且没有让奇特的影像成为猎奇的附庸,说他会成为新一代阿莫多瓦也未尝不可。

关注“导演帮”,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下载毒舌